扫除旧社会痼疾的斗争

发布时间:2020-01-18  栏目:热点专题  评论:0 Comments

首都北京市率先采取重大行动。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决议:根据全市人民的意志,决定立即封闭一切妓院,没收妓院财产,集中所有妓院老板、领家、鸨儿等加以审讯和处理,并把妓女集中起来,改造其思想,医治其性病,有家者送其回家,有结婚对象者助其结婚,无家可归、无偶可配者组织学艺,从事生产。当天下午,市公安局在民政局、妇联、卫生局等部门的配合下,出动2400余名干部和民警,封闭了分布在全市的224家妓院。将老鸨、领家400余人集中审查,按其罪行轻重分别依法惩处。北京市政府专门成立妇女生产教养院,共收容妓女1200余名。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
1949-1978),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版

1952年初,各地在“三反”、“五反”运动中破获了一批与走私贩毒相关的大案、要案,暴露出铁路、航运、邮政、公安、司法、税务等部门,有不少内部人员勾结奸商、毒贩贩运毒品,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极大损失。4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肃清毒品流行的指示》,要求“在全国范围内有重点地大张旗鼓地发动一次群众性的运动,来一次集中的彻底的扫除”,集中解决制毒贩毒问题。根据中央指示,各地经充分准备、周密计划,在全国1200多个禁毒重点地区发动群众,集中破案,共查出制造、贩卖、运送毒品的毒犯369万余人,逮捕82万余人,其中判刑、劳改、管制的51万余人,处决罪大恶极的毒犯880人,共收缴毒品折合鸦片近400万两,制毒机器235部,贩卖、运送、藏匿毒品的工具26万件,并缴获大量用于走私毒品的枪炮武器和发报机,给猖獗的制毒贩毒活动以摧毁性打击,充分显示了依靠群众开展禁毒运动的威力。

在城市解放初期,一般都遗留了大量的旧社会痼疾,诸如卖淫嫖娼、贩毒吸毒、设庄赌博等,严重毒化着社会环境和人们的身心。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迅速开展了扫除各种社会弊病的斗争。这项斗争的打击对象为妓院老鸨、毒贩及赌头等,大都属于封建恶霸势力,因而清除旧社会的遗毒与反封建恶霸斗争有着密切联系,同样带有民主改革的性质。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全国人民三年的努力,曾在旧中国屡禁不绝、被视为不治之症的娼、毒、赌等社会痼疾就被基本禁绝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社会各界包括许多国际人士为之惊叹和赞许。扫除旧社会痼疾的民主改革运动,明显改善了社会风气,净化了社会环境,巩固了人民政权,振奋了民族精神,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广大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人士正是从这一系列民主改革给中国的社会面貌、社会风尚和社会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中,切身感受到党和人民政府荡涤旧社会各种污泥浊水的决心、胆识和魄力,更加努力地投入建设新国家、新社会、新生活的伟大斗争中。

在严禁毒品的同时,党和政府还动员人民群众开展了严禁赌博活动的斗争。各地在广大城乡张贴布告,明令禁止赌博,坚决取缔各种赌博场所,封闭赌场,没收赌资、赌具,严惩聚赌牟利的赌头、窝主及累教不改的赌徒。对一般参与赌博的人施行教育和劝导,帮助他们自觉戒赌。经过社会动员和各界群众的积极配合,在旧社会十分盛行的赌博陋习基本被扫除。

1950年2月24日,政务院发布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宣布从通令颁布之日起,全国各地不许再有制造、贩运及销售烟土毒品之情事,犯者不论何人,除没收其烟土毒品外,须从严治罪。对于散存在民间之烟土毒品,限期交出,如逾期不交者,除查出没收外,并按其情节轻重分别治罪。对吸食烟毒的人,限期向有关部门登记,并定期戒除,如隐不登记,或逾期而犹未戒除者,则予以处罚。各级卫生机关,应配制戒毒药,宣传推广有效的戒毒药方,对贫苦瘾民得免费或减价医治。烟毒较盛的城市,得设戒烟所。在战争已完全结束地区,从1950年春起应禁绝种烟;在军事尚未完全结束地区,军事一经结束,立即禁绝种烟。在某些少数民族地区如有种烟者,应斟酌当地实际情况,采取慎重措施,有步骤地进行禁种。

继北京之后,上海、天津、武汉、南京等大中城市都陆续取缔卖淫嫖娼,全国共查封妓院8400余所,惩治了一批作恶多端的妓院老板,使一大批被迫为娼的妇女脱离苦海。各地妇联、民政部门对这些饱受摧残、心灵扭曲的妇女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启发她们控诉旧社会的罪恶,帮助她们医治性病,组织她们学文化,学生产技术,学自立的本领,使她们中的绝大多数后来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妇女,择偶成家,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查禁封闭妓院、取缔卖淫嫖娼的斗争,使旧中国长期以来严重摧残妇女的社会丑恶现象,在解放后短短几年内基本绝迹。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特别是妇女群众反映强烈。许多社会人士称赞说:“共产党真是说到做到。”这一重要举措立见成效,使党和人民政府一开始就树立了良好的社会形象。

在基本断绝毒品来源的条件下,各地由公安、民政、卫生三部门配合,设立戒烟所,配制戒毒药,并严防隐蔽形式的烟毒代用品,全力进行戒毒工作。对旧社会过来的吸毒者,一般认为是“受害者”,由其本人具结自行戒除,或采取“政府管理,群众监督,集中或分散进行戒除”的办法,对年老体弱者采取暂缓的方针。各地召开群众会、吸毒者学习会及其家属座谈会等,广泛动员,发动群众帮助,号召“烟民自戒为之”。经过各级政府、广大群众细致深入的工作,过去分布在全国各地数以千万计的吸毒者,陆续戒除了毒瘾。从人民政府严禁鸦片烟毒到发动大规模群众运动进行禁毒,大体经历了三年时间,到1952年底,在旧中国肆虐的种植、制造、贩卖、吸食烟毒活动被基本禁绝。

在政务院禁毒通令的指导下,全国禁毒运动逐步展开。到1951年3月,西南多数地区的烟田被基本铲除。据东北、华北、华东、西北四区不完全统计,共收缴毒品折合鸦片2447万两,不少参与贩毒者和烟民开始改业和戒除。

新中国建立之初,还面对着历史上遗留的鸦片烟毒等社会祸患。自近代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大门之后,鸦片对中国的毒害不断蔓延。清朝虽有林则徐厉行禁烟,但清政府腐败不堪,致使烟毒在中国土地上泛滥肆虐,戕害人民生命,耗损民族精神。国民党统治初期,蒋介石曾推行过所谓“新生活运动”,但并无查禁烟毒的切实措施,各地烟毒祸患依旧泛滥。至解放之初,全国以制贩毒品为业的有数十万人,吸食鸦片烟毒者达千万之众。在烟毒危害最严重的云南省,种烟面积占全省耕地总面积的20%—30%,烟民在全省总人口中占很大比例。在甘肃、陕西等地许多农村,甚至有整村的人包括妇女儿童都染上了吸毒恶习。许多地区因烟多粮少,人民生计困难,时常发生饥荒。众多的烟民不事生产,终日吞云吐雾,以至于倾家荡产、卖儿鬻女,沦为盗匪、娼妓,危害社会安定。鉴于烟毒蔓延在政治上、经济上都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决心彻底根除烟患。

在旧中国,娼妓现象的存在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妓女经受着人间地狱的苦难。集中于城市的妓院娼馆,不仅是进行淫乱活动的场所,而且是社会上偷盗抢劫、吸毒贩毒、拐卖人口、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的藏纳之地,致使道德沦丧,性病蔓延,为祸社会,殃及后代。新中国成立后,罪恶的娼妓制度绝不容许继续存在下去。在城市解放之初,党和人民政府迅速采取有力措施,着重清查藏匿在娼馆妓院等社会阴暗角落的反革命隐患,加强对妓院的管制,申明保护妓女的人身权利等。待社会秩序基本稳定,社会组织、医疗卫生等方面必要的准备工作完成之后,人民政府即明令废除娼妓制度。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