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开国皇帝司马炎为何会选了个饭桶当太子

发布时间:2019-12-18  栏目:更多资讯  评论:0 Comments

如果是平民百姓,你要谢绝应酬,喝酒打牌K歌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是官员,就要解除职务,在家守孝丁忧。就算你职位太重要了,朝廷“夺情”,让你继续干,你办公的时候还是得穿素服,不能参加朝会,祭祀等礼仪活动。不论是官是民,居丧期间都禁止嫁娶、饮宴等事。比如后来《唐律》规定,如果你嫁娶了,那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你要是居丧期间没搞好避孕工作,不小心中了奖,那得直接进班房,等孩子抓周时再出来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服丧期限较短的还可以忍耐忍耐,像三年斩衰这样的,要完全执行不放水,恐怕有点难度。从汉文帝起到曹魏,对服丧这事,都是从权处理,大家正式服三天,表达哀思,然后该干吗干吗。司马炎知道,这件事上,自己不能从权,但正儿八经这么干,显然妨碍工作,群臣屡屡上奏要求他恢复正常生活。司马炎作出了让步,不过仍然坚持素服粗食了三年。所谓粗食,不像今天咱们吃个素斋那么简单,那是连白米饭都不能吃的。太后去世,司马炎也是这么来的。当皇帝的,有时候生活也挺艰苦。这种行为,当然不能排除司马炎对父母的真实感情,但也是司马炎与司马攸竞争的一个手段。综合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大胆下个结论:司马衷的太子之位是铁打的!如果司马炎立其他的聪明儿子为太子,那怎么解释司马昭不立更聪明更有才华的司马攸,而立他司马炎的事?立长不立贤,这个规矩不能变!

话说司马攸这些年来形象愈加光辉。未成年时,就历任散骑常侍,步兵校尉,安抚军营部署,恩威并施,大有风范。晋朝受禅之后,司马攸得封齐王,总管军事,抚内安外,百官归心。这是他有才的一方面,这家伙还有另一个耀眼的闪光点,德!孝悌是德的首要准则。司马攸在遭逢司马师的大丧时,就好好表现过一回。当亲爹司马昭去世时,他哀痛到绝食的地步,十八九岁的青年,走路要拄拐棍,我估计这是连悲痛带饥饿的综合效果。不几年后,王太后薨了,他照样又来了一遍。

图片 1

导读:泰始三年正月,弘农,渑池两地出现了两条白龙,白色,可是晋的国色。几天后,大晋迎来了它的太子,司马衷。这孩子后来说出一句名言,——“何不食肉糜”?这位皮蛋瘦肉粥的推荐者,脑子不太灵光,一直到青壮年,智商都比较接近正常值的下限。在司马炎的眼中,这点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必须立自己的长子为继承人,因为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位置,是经过一番争议才得来的,对手,就是他亲弟弟司马攸。

孩子是笨了一点,不过,人才都是学习学出来的,给安排两个好导师,好生教育便是。之前,刚直不阿的李獈已被擢为太子太傅,此时,司马炎又征召犍为武阳人李密为太子洗马。人没有征来,倒催生出一篇传世名文《陈情表》。司马衷按父皇的嘱咐,对自己的老师们恭敬有加。但这娃学习态度虽好,成绩却总不见提高。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司马炎仍然苦苦坚持,不惜和卫瓘等人翻脸,也不愿改立继承人。这一念之私,最终毁了西晋的基业。

看着弟弟的举动,司马炎简直像坐在高压锅里。天子,为天下表率,这一点怎么能输给齐王呢?于是,他在自己身上恢复了古代服丧礼节。按古代传统,服丧仪式分五个级别,称为“五服”。第一等叫斩衰,粗麻布,斩断处外露,且不缉边,以示无心装饰。一般是臣为君,子女为父,嫡孙为祖父,父为长子,妻为夫等,服期三年。第二等叫齐衰,粗麻布,缉边。从三年到三个月不等。三年的,一般是父卒为母,母为长子。一年的,父在为母,夫为妻等叫杖期,男子为伯叔父母,兄弟,其他儿子,女子为娘家父母,媳妇为公婆等叫不杖期。服期五月的,为曾祖父母。三个月的,为高祖父母。

下面三等,依次叫大功,小功,缌服。丧服的布料采用细麻布,服期也依次递减,分别是九个月,五个月和三个月,这三等的服丧对象,亲缘上也越来越疏远,就不细说了。俗话常说“出五服”,就是关系远到可以不按上述五服服丧了。此外,孝子还要执孝杖,女子发髻上还要系段麻绳,称“髽衰”。但从汉文帝起,就把这套规矩取消了。他有他的道理,因为服丧不是穿件丧服那么简单,还有很多规矩和禁忌,孝子必须“守制”。

图片 2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